10月25日四川日报在要闻5版推出“谱写新时代川桂合作新篇章”专

发布日期:2019-11-03 13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0月22日至24日,四川省党政代表团到广西深入百色市、南宁市、防城港市、北海市、钦州市实地考察,着力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,进一步深化新时代川桂全方位交流合作。10月25日,四川日报在要闻5版推出“谱写新时代川桂合作新篇章”专版,刊发《从16个协议看川桂合作新态势》《争夺百亿级项目的“北海秘诀”》等4篇文章,现转发如下。

  10月24日,四川省党政代表团到中国-马来西亚钦州产业园区考察学习。本报记者欧阳杰摄

  10月24日,代表团到钦州铁路集装箱中心站,考察学习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情况。 本报记者欧阳杰摄

  10月22日,四川省党政代表团在广西考察期间,一场签约在南宁举行:20分钟时间里,川桂两省区相关市州、部门和企业负责人分四批登台,集中签署了16个专项合作协议。协议涉及部门合作、地市合作和项目合作,剑指一个共同的主题: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,把川桂深化合作向更宽领域、更深层次、更高水平推进。

  “签约时间虽短,但沟通谋划时间很长,意义更加深远。”四川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徐立说。

  两省区发展改革委签署《加快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合作协议》,就一项项具体任务明确提出了“时间表”。双方将围绕构建西部陆海新通道西线主通道,重点推进成都至北部湾最近出海货运铁路建设。“双方将推进隆黄铁路隆昌至叙永段扩能改造、黄桶至百色等重点铁路项目前期工作,力争‘十三五’期间开工建设。”徐立说,这些项目建成后,将打通一条新的货运通道,成都到广西北部湾的行程能缩短300公里左右。

  航空方面,将支持航空公司新开和加密四川—广西干线、支线航班。携手打造中转枢纽,开通成都经南宁至东盟的国际航线,共建面向东盟的国际空中大通道。“成都、绵阳至南宁、桂林等城市间航线条,近期我们还在推动开设成都至百色的定期直飞航班。”川航集团董事长李海鹰说。

  创新平台、专家资源共享等,是两省区科技厅签署的《科技创新合作框架协议》的重要内容。“东南亚很多地区,都有和四川在现代农业方面加强合作的诉求。”四川省科技厅厅长刘东说,结合广西在热带植物、海洋生物方面的科研优势,川桂携手扩大与东盟的农渔业合作,值得期待。

  同为知名旅游城市的成都和桂林,也相约携手开展文旅、文博合作。“除了共推精品路线、成立旅游联盟,也要互学互鉴,比如桂林的演艺精品,就值得成都深度学习。”成都市副市长刘筱柳说。

  有一个九方协议,《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(“宜宾—北部湾”海铁联运班列)》,九方包括宜宾、钦州、防城港、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、中国铁路南宁局、四川省港航投资集团、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、中远海运集装箱运输有限公司和中联运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。从政策支持、班列开行,到货物组织、中转作业、航线运营,合作九方覆盖了这条铁海联运班列运行的各个环节。

  按照协议,各方将充分整合资源,常态化开行“宜宾—北部湾”双向海铁联运班列,初期每半月一班或每周一班(往返各一班),后期根据货源情况适时增加班列密度。

  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董事长周小溪十分看好此项合作,希望今后有更多类似深层次合作。中联运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助理韩玉森认为,多方深层次聚焦一个项目开展合作,更利于打破行业“惯性”路径依赖,让海铁联运这类新事物发展得更快更好。

  刘筱柳说,目前,成都和北部湾地区的货运增速迅猛,品类也从最早的化工原料为主,拓展到汽车、电子信息产品、水果等。未来,川桂商贸物流合作潜力更大。此次,成都与钦州签约加强物流重点领域合作,明确提出共同推动“蓉欧+”至东盟国际集装箱海铁联运班列实现“天天班”,共同打造蓉桂新、蓉桂港精品线路等。

  项目化推进、混合所有制发展,是目前川桂间“流行”的一种产业合作模式。10月24日开工的川桂国际产能合作产业园,就是由成都、钦州、宜宾、泸州四市合资成立的广西川桂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投资建设。“我们也将积极推进内江企业参与川桂国际产能合作园建设。”内江市委书记马波说。

  广西有东博会,四川有西博会,两个博览会能否抱团发展,1+12?两省区博览集团签署的一项协议给出了肯定答案,双方将在会展业务、品牌互动推广等方面加强合作。具体合作包括共同组团参会参展、合作培育展会、赴境外办展办会等。

  “中医药领域合作也有新思路。”两省区中医药局签署《中医药发展战略合作框架协议》后,广西中医药管理局局长姚春告诉记者,川桂双方中医药领域的合作,除了以前的优势药材资源互补,“将加大创新,推进重大疾病中医药防治协作攻关。”还将联合制定道地中药材质量标准体系,破解中医药行业人才培养等共性难题。

  代表团成员纷纷表示,川桂合作当前态势好,水平也越来越高,未来更值得期待。

  10月23日,代表团到广西防城港红沙核电项目地,考察学习核电项目建设和广西电力企业体制改革有关情况。 本报记者欧阳杰摄

  10月24日下午,四川省党政代表团在广西北海惠科精密智能科技公司考察。赶来的北海市委书记王乃学手中拿着厚厚一本重点项目名录,引起大家的浓厚兴趣,临时决定请王乃学讲讲“北海秘诀”。王乃学介绍:投资百亿元以上项目,全市目前有12个正在施工、明年还有10多个开工;投资亿元以上项目,等着开工的超过90个。

  这几个数据,让很多代表陷入沉思——北海人口不多,辖区内一共才178万人;面积不大,只有3300平方公里;经济“底子”也不算强,GDP在广西地级市中长期排名靠后。招商引资却取得如此成绩,超过了不少人口、面积数倍于它的地级市。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?

  在参观现场,广安市委书记李建勤觉得“压力山大”——乘车驶入产业园,满眼是工地和林立的脚手架,“说明什么?大批产业项目在落地。”

  车停在惠科电子项目建设现场。产品展厅“告诉”四川代表,北海产业项目绝不仅仅是数量:把手伸到屏幕后才发现能“看穿它”的透明电视、估值探底 公募捕捉港股机会,iPhone XS等全球新款智能手机的零部件……当地相关负责人表示,北海电子信息产业产值已占广西半壁江山,如今正向核心部件和信息服务业等高端业态转型。

  “我们智能手机和电视项目投资逾200亿元,明年投产,可以为北海新增年产值2000亿元。”惠科电子项目负责人王成兵介绍。王乃学补充说,不远处,投资120亿元的信义玻璃项目未来半年将以“每个月启动一条生产线”的速度投用;往港口方向走,银基集团投资逾400亿元的旅游项目、投资120亿元的新福兴玻璃项目也都在热火朝天地施工。

  现场展板显示,北海前三季度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8.8%,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9.7%,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1.9%。

  在广西,北海论经济规模、基础设施等指标都排不上前列。不少四川代表追问:究竟靠什么“魔力”,吸引到如此多大项目?

  王乃学的回答,乍一听没什么特别:把抓项目作为经济发展核心任务,处理好地方“招商难、征地难、企业融资难、审批难”这四大难题。

  看破解难题的方法和力度。项目征地搬迁,北海市成立了18个征地搬迁工作组,全由四套班子领导挂帅,不到一年时间完成重点片区土地征收补偿近4万亩,是过去10年的总和。改善营商环境,市领导主抓推动“该办即办”,广西上半年营商环境评比,北海在14个地级市中排名第一······

  再深看一步,难题的突破,都和解决一个问题有关——如何激励干部担当作为。北海市委专门出台了文件,以“三问”(你承担了什么风险?破解了什么难题?干成了什么实事?)来考察干部,以此判断是否担当作为。“不能嘴上说要人担当,却又在提拔重用时不考虑。”王乃学介绍,在北海市,不管提拔重用还是评先评优,都会优先考虑有担当的干部,“市里已经留出了30多个岗位,给敢担当敢争上游的人。”同步开展处理“慵懒散拖”,治理不担当。

  介绍临近尾声,王乃学谦虚表示“和四川比我们差远了,要向四川学习。”而不少四川代表却在想组织更多干部再来北海学习。

  南宁五象新区总部基地金融街,是广西面向东盟的金融开放门户,给人以高楼林立的强烈视觉冲击。

  10月22日傍晚,四川省党政代表团来到五象总部大厦,结合沙盘模型听金融街规划介绍。突然,沙盘模型升了起来,地下空间一目了然:“地下一层是人行道,与周边建筑负一层设施相通;地下二层是车行道,2018开奖直播现场香港开奖结果,连通17个地块的地下停车场;再往下,就是轨道交通了。”

  地下空间综合利用,让金融街变成了立体城市。据五象新区管委会有关负责人介绍,金融街是一个高强度、高密度开发区域,2.6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上,规划建设117栋高层建筑,其中超过100米的建筑有46栋,超过200米的建筑有16栋。目前,已有93栋完成封顶,将近60栋投入使用。

  “如果按照传统模式开发,城市‘交通病’一定避无可避。”上述负责人介绍,测算结果显示,金融街项目全部建成后,日均交通出行总量约为70万人次,高峰期进出小汽车1.74万辆,人流、车流高度聚集,将给交通组织带来极大挑战。

  学习借鉴香港中环、天津于家堡等城市地下空间综合开发成功经验,五象新区在探索高强度、高密度城市开发区域交通解决方案。去年9月,地下空间项目正式通车,突出亮点是,沿总部基地地下4.3公里长的车行道行驶,可以直抵总部基地片区17个地块的3万个停车泊位,实现快速分流。

  “把道路下的公共空间与项目下面的企业专属空间进行有效整合,是打造地上地下高效立体交通系统的关键。”四川许多市州也在探索地下空间综合利用。代表团成员认为,总部基地金融街将整个区域的地下空间进行统一规划,经过整合地下空间设施、贯通地上地下通道,改善了交通环境,提升了区域品质,值得认真研究学习。

  10月23日,四川省党政代表团来到广西防城港红沙核电项目工地。项目负责人周建平介绍情况,一旁的广西相关部门负责人接话说,“他去年赚大了!前几年亏惨了!”引来一阵笑声。

  几年前,广西电力情况还是“所有人都在抱怨”——上述负责人介绍,发电企业有电发不出,每年发电能力过剩超过500亿度,亏损严重;而用电企业和老百姓又对高电价不满,“广西天气很热的,因为高电价,老百姓连空调都不太愿意买了。”

  如今,周建平所在的核电公司赚了钱,水电也从年弃水逾40亿度到去年“零弃水”。去年广西企业和老百姓少支出电费达80亿元,“今年预计可以省100亿元。”上述负责人说,这重新激起了广西人的用电热情,去年用电量增幅位居全国各省区第一。

  从“各方抱怨”到“皆大欢喜”,广西电力大逆转,其秘诀在于市场化改革——电力交易从“统购统销”向市场化买卖转型,通过引入竞争来降低电价。该负责人谈了两点:一是市场化彻底。广西极力推动电力交易全覆盖,即覆盖规模以上工业、服务业,包括所有园区。去年电力交易量在全国排第八位,“考虑到广西的经济总量,这个排名已经很高了。”二是创新。对电价敏感的企业,开展增量专场交易,通过市场方式,为企业确定基础用电量,超量用电多买多优惠;对污染大、成本高的火电,开展发电权交易——让更清洁、廉价的核电和水电购买火电站的发电权,前者多发电多挣钱,后者少发电但能获得补偿;向国家争取将居民用电阶梯电价提升至全国最高的3120度/年,老百姓少缴电费。

  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徐立听得认真,还用手机拍下展板上的介绍,“之前来广西学过,今后还要再来!”